當前位置
首頁  > 新聞動態   > 行業資訊

“白酒生產線”不再受限,生產許可證是否再無“買賣”價值?

作者:貴州黔酒在線20191108 來源:貴州黔酒在線20191108 時間:2019-11-08

據發改委消息,《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(2019年本)》已經2019年8月27日第2次委務會議審議通過并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,《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(2011年本)(修正)》同時廢止。



值得關注的是,新目錄中,“白酒生產線”被從“限制類”產業中移除。


自2005年,國家發改委發布的《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(2005年本)》,首次將白酒生產線、酒精生產線(燃料乙醇項目除外)列入限制類目錄(以下簡稱:限制令)以來,這是白酒行業被列為國家限制類產業的第14年。因為限制規定,從2000年開始,中國白酒幾乎未能增加任何一條新的生產線,增加產能的主要方式為技改。



新增產能解禁,是否意味著白酒行業將迎來新的發展周期?


“解除限制≠放任不管”


貴州省遵義市(仁懷市)酒業協會會長呂云懷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,“之前的限制令本身就存在不合理之處,產業供給應該與市場消費需求動態匹配。我認為宏觀調控的重心應該轉移到企業高質量生產方面。”


此前限制令是不支持擴產,不批新的擴產資格,但事實上,很多企業還是想辦法采取掛靠、技改等形式來擴產,反而滋生出諸多問題。


“限制令取消,對認真做酒的企業,正規生產的企業有重大利好。企業要發展是消費者說了算、市場需求說了算,只要企業生產的是符合市場需求的東西,該企業自然會發展壯大,如果不符合,會被市場自然淘汰掉。”呂云懷表示,限制令應該是起到規范企業要達到什么樣的生產水平、如何保障產品質量、如何保護生態釀造環境等作用。


“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早在2015年就已完成了《白酒/葡萄酒/黃酒/其他酒產品生產準入細則》修訂工作,但由于產業政策的限制,遲遲未能發布實施。如今,限制令的解除,有望助力新版白酒生產許可證審查細則的實施。同時,更為科學嚴格的企業經營管理、生產技術、質量安全、標準化體系、誠信體系、溯源體系也有望得到推行。或許未來,企業只要符合條件即可申領白酒生產許可證,不再需要“買賣”,而退出機制的存在,也將使持證者得以‘優勝劣汰’。”呂云懷認為,限制令解除是早晚的事,同時,生產許可證的準入門檻或將有所調整。


此外,呂云懷還談到,當前白酒行業分化加速,整體產能過剩,但優質產能稀缺,特別是高品質醬香型白酒,目前的產能是遠遠無法滿足市場需求;隨著醬香型白酒市場的持續擴容,優質醬香型白酒還有很大空間,取消限制令對醬香型白酒來說是重大利好。


限制解除,有利于白酒產業升級


有業內人士認為,白酒產業限制政策在施行的初期,的確有效控制了白酒行業小企業數量的增長,限制了產能的擴張,但限劣的同時也限了優,限小的同時也限了大,解除限制之后,將有助于名優白酒優質產能的釋放。


對此,畢節市酒業協會會長、金沙酒業黨委書記、董事長張道紅表示,解除白酒生產線限制,將帶來外來資本的進入或大型企業的快速擴能。“競爭將日趨激烈,強者恒強,部分落后企業面臨淘汰風險,對促進白酒產業升級,推動白酒高質量發展有積極作用”。


“隨著優勢產區、優勢企業、新鮮血液產能的釋放,需對現有白酒市場進行全面清理整頓,特別在產品標注上要做到合法合規,讓消費者喝明明白白的酒,明明白白的喝酒。”張道紅認為,國家對于生產許可證的把關需要更嚴,準入標準要提高,這樣才能引入優勢企業,為白酒行業注入新鮮血液。


對于限制令解除,是否會加劇白酒產能過剩的問題,張道紅表示,白酒總體產能的確過剩,但好酒不過剩!中國不缺酒,但隨著消費者對美好生活的向往需求,長期缺美酒矛盾會凸顯。張道紅認為,“解除白酒限制、強化白酒規范,這個矛盾應該會緩解。”


醬酒發展,質比量重要


“限制令解除,對于仁懷產區和茅臺鎮企業而言,不是好事,也不是壞事。”仁懷市白酒協會副會長、茅臺鎮商會會長、遠明酒業集團董事長任遠明表示,醬香型白酒的總產能即將達到頂點,一方面是環境承載力達到極點,一方面是土地資源緊張,已沒有足夠的土地用來技改擴產。


任遠明認為,醬香酒工藝過于繁復,釀造周期長,生長期長,這些都限制了醬香型白酒的產量,也最大程度上保證了仁懷醬酒的品質。與此同時,仁懷市有證、無證的2000多家企業總復工率不到10%,80多家規模以上企業投入生產的也不足20家。


“決定醬香型白酒發展的是匠心和品質,不是想做量就能做得起量的。”任遠明表示。



mmr2赚钱